从估值水平来看,未来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的空间较为有限。首先,经过2018年的债牛行情,货币政策在利率层面的放松已经走完大半程。自2018年初以来,1年期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下行132、76个基点至2.36%、3.15%,分别位于历史33%和15%的分位数水平(2009年以来)。其次,R007也表明货币市场利率水平已经普遍偏低,留存给未来的降息空间也较小,同时,国内市场的主要矛盾也由宽货币转为宽信贷。从配置角度来看,一旦实体融资需求回暖、经济筑底回升,股票与信用债将对利率债形成替代效应。

  近日,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在接受采访时对这些话题表达了看法。他表示,“从热度来看,如果说2016年的热度是100,那么2017年可能就是30,2018年可能是50、60。2018年是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市场。并且我们预期未来几年,楼市很难是一个很热的状态。换句话说,其实我们今天房价高速增长的压力比前两年要小不少。”